璇月之霏

初三狗开学,更新不定时。

是个杂食杂写动物…求不掉粉orz

日常摸鱼,发的图超不过三天。

【喻黄】飞鸟与少年(序)

-ooc


-飞鸟症+花吐症paro,私设很多


-正文遥遥无期


-感谢喜欢


——————

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飞去了。

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

世界上的一队小小的漂泊者呀,请留下你们的足印在我的文字里。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翰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是大地的泪点,使她的微笑保持着青春不谢。

无垠的沙漠热烈追求一叶绿草的爱,她摇摇头笑着飞开了。

———————

喻文州最近迷上了一本书,是泰戈尔的《飞鸟集》。

他学历不高,所以他也看得不大真切。似懂非懂,迷迷糊糊,最后叹息一声把书合上了。

转身拿起一把笔,皱了皱眉,便在一张白纸上涂涂写写。

忽得他手一顿,笔落在桌边。

一个男孩在画中笑的阳光灿烂,世间万物仿佛都不及他一眼。

旁边写了一行字。

“一笔一画,都是你。”

喻文州心想自己怎么还是惦记着他,明明找心理医生解决了自己性取向的问题。

那个医生是个实打实的外国人,叫阿斯蒙蒂斯,金发碧眼,长得也相当不错。

他语气温和,只是在听到喻文州的问题后皱了皱眉。

“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呢?”他忽然问道。

喻文州也愣了愣,于是搬出了从小被灌输的大道理。

医生没再说些什么,只是用一种贪婪的目光看着喻文州,虽仅有一瞬,也起了喻文州一身的鸡皮疙瘩。

想到这里,喻文州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在网络上搜索了这个名字。

那个医生的简介倒是有,但是更醒目的是他名字的含义。

阿斯蒙蒂斯(Asmodeus)--yinyu

七宗罪之末。

醒醒吧喻文州,人家看起来长得不错,语气温和都是虚伪的面具,他根本没有让你的性取向改变——又或是说,对他的爱,没有丝毫改变。

果然不该听……谁的话来着来着?

喻文州一愣,他想不起来是谁推荐给他让他去见这个医生了。

他看向窗外,可以随意开合的普通纱窗莫名给人一种拘束感。

不单单是窗,还有紧闭的门,面前的水壶甚至是包围在身边的空气,一切都在压迫着他。

他迷茫,他彷徨,不知所措。

就像一只夜莺被关在笼子里,而他被困在了现实的迷宫里。

他不知道哪里是出口,他只是试图从牢笼的缝隙钻出——可他做不到。

喻文州突然有些暴躁,他将画揉成一团,粗暴地扔到地上,可下一秒他就心疼地把纸团捡起来,摊开在桌上。

窗外有飞鸟轻声低喃着,似乎在诉说着恶魔的童话。

“你们是自由的吧。”喻文州看着乌黑色的鸟儿说道。

“带我走吧。”

带我走吧。

求求你,带我走吧。

你是我羽翼下的风,卷起我的思念;

把我带到心上人的身边,让我诉说对他的爱恋;

让我与他相偎,共度一生。

鸟儿只是看着他,而后振翅一飞。

喻文州忽觉的自己胸口一阵撕心裂肺的痛,然后一只纯白的小鸟出现在他的眼帘。

只是眼前越来越模糊,随即一切回归了黑暗。

那张画却依旧溢满阳光。


TBC.

评论(4)
热度(29)

© 璇月之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