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月之霏

初三狗开学,更新不定时。

是个杂食杂写动物…求不掉粉orz

日常摸鱼,发的图超不过三天。

【喻黄】飞鸟与少年(上)

-ooc


-飞鸟症+花吐症paro


-时间轴为两位都退役后


-序章戳我



-感谢喜欢




 清晨,丝丝缕缕的阳光将温暖洒满大地,透过林梢,透过池塘,落在暖黄色的书桌上。

 黄少天伸了个懒腰,随手揉了揉本来就有些杂乱的头发,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一朵花瓣轻盈地从他的嘴里跃出,缓缓落在了柔软的被单上。

 纯白花瓣如此耀眼。

 “今天怎么……”黄少天刚想说些什么,只见到他的房门被打开,他母亲错愕看着满地的花瓣和在黄少天嘴中还未掉落的花瓣。

 “去医院看医生。”她一字一句,不由黄少天反对。

 汽车在交织的光影中显得那么渺小。

 “儿子啊,我刚才去网络上查了查,说这是叫做花吐症,从日本那里传过来的,听说这是因为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她忽然沉默了一下。

 黄少天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果不其然,她说道,“那个人,是喻文州?”

 语气是陈述句。

 黄少天低头,沉默不语。

 前些日子家里催婚,他家里人都说黄少天啊你不是名气很高吗找个条件好的女人娶了就是了,或者说有没有喜欢的人带来看看,黄少天一急说我不喜欢女的,而且喜欢的人有但我没表白。

 举座皆惊,他母亲第一个站起来摔了他一巴掌说你个不孝子,居然喜欢男的?

 黄少天火了说了一句我性取向就这样你能把我怎么样?

 之后便是仰天大笑出门去。
 
 虽然在第一局里黄少天略微获胜,可接下来的一切把他压的喘不过气来。

 他的母亲为了知道那个人是谁,每一次在闲谈中不经意间提一个名字,又或是偷偷破解黄少天手机和电脑密码去寻找蛛丝马迹,幸好他有所防备没被得逞。

 可他万万没想到,只是为了知道那一个名字,他母亲甚至赌上了自己的性命。

 “黄少天!你要再不告诉我是谁,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他母亲站在高楼上如此吼道。

 黄少天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母亲就是无法接受同性恋——甚至是一个还没有开始的恋爱。明明当初自己要去打电竞,他母亲举双手双脚赞同还劝说了所有反对的人,若当初他母亲也是这样,会有今天么?那种莫名而来的根深蒂固的思想把黄少天死死地压迫,他就像一只茧,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不知道阳光何时才能穿破云雾。

 只是在他的内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没有那一天啦,永夜早已降临

 帝君撒旦宣告了你的命运,路西法用利刃将红线劈开

 苦苦思念的人啊,我将与你不得相见。

 “你一定很想与他接吻吧,少天?”他母亲笑着,捏住了黄少天的下巴。

 “真恶心。”

 黄少天感受到了那个女人的冷漠和疯狂,他死死抿着嘴唇,眼中闪着不甘心的光芒。

 他母亲脸色一变,笑得灿烂如阳光。

 “没关系,妈妈认识一个很厉害的医生,是国外的心理医生,叫做阿斯蒙蒂斯,他一定会把你治好的。”她嘴里吐出的话语,黄少天早已分不清真假,他只知道只有不要相信,只能不要相信。

 下车后,黄少天转头,看见了车垫上布满了纯白色的花瓣。

 他咳嗽了几声,花瓣从嘴中溢出。


 “你好,是黄少天吗?”那位医生金发碧眼,长得也相当不错,语气温和地问着。

 “我是。”黄少天点点头。

 “哎哎哎你是外国人吧,你来自哪个国家,那地方怎么样,我就出过一次国,那地方是苏黎世,瑞士的苏黎世,懂吧懂吧,我跟你说我可是作为国家队的队员过去的,我们还拿了…”

 花瓣一片片地落下。

 “别掩饰你内心的不安了,黄少天。”阿斯蒙蒂斯打断了黄少天的长篇言论。

 黄少天内心一凉,不安在他的体内躁动。

 被看穿了。

 那个外国人的眼睛很小,但是很锐利……仿佛能洞察他人的心理。

 “没事,把这里当作是你的家,不必害怕。”阿斯蒙蒂斯眯了眯眼睛,意味深长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不过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这里人多,不方便。”

 黄少天一愣,就被拉入了专属病房。

 ——是他房间的样式。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默默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我知道你的一些'小秘密'。”阿斯蒙蒂斯轻轻一笑,“不过你不必害怕,因为我不会让你母亲知道。”

 “你就乖乖在这个病房里,等待命运的终章吧。”

 一句话直接将黄少天判入地狱。

 “不过花吐症其实理论上有一个解决的方法,就是不再喜欢你喜欢的那个人……"阿斯蒙蒂斯忽然弯下腰在黄少天耳边轻轻说道,耳边的热气让黄少天有些不自在。

 “如何选择,在于你。”他笑着冲黄少天挥挥手,走出病房。

 咔嚓。

 是门锁上的信号。

 黄少天看向窗外,窗户上的栏杆莫名给人一种拘束感。

 和监狱一样。

 他迷茫,他彷徨,他不知所措。

 就像一只夜莺被关在笼子里,而他被困在了现实的牢笼里。

 他没有出口,只是试图从牢笼的缝隙钻出——可牢笼没有缝隙。

 “你们真是幸运啊。”黄少天看着栏杆外飞翔着的乌黑色的鸟说道。

 你们很幸运,可我很不幸。

 听吧,命运的钟声响起

 没有人能逃过这场劫难。


TBC.

评论(12)
热度(34)

© 璇月之霏 | Powered by LOFTER